— 阿獍静 —

【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陆花】
【现代paro】
【预警:雷可雷,非常雷】

00.

酒吧这种地方,倒也没世人说的那般妖魔化,想讨一片清净地方并不是难事。

陆小凤漫无目的地四处溜达,收到浓妆艳抹的姑娘暗送秋波无数,他也只能当个睁眼瞎。把妹不是今天的第一要务,背负着把青梅竹马捞回家的重任,给他十条胆子,他也不敢把事情搞砸。

然后他就看到了花满楼。

那人孤零零地坐在高台上,点了一杯陆小凤看不出是什么的酒。也有可能是果汁,他想。

“可算找到你了。”陆小凤三步并做两步过去,一把拿起花满楼面前的饮料闻了闻,猜的差不多,葡萄汁,“花满楼,你这大晚上不回家,在酒吧喝葡萄汁玩?”

旁边一个杯子擦了四五次的酒保闻言看过来,给了陆小凤一个白眼:“什么葡萄汁,这有度数的好吗。”

花满楼这才慢悠悠地抬起头,声音软绵绵甚至有点拖长音:“陆兄,你来啦。”

陆小凤心说我来了当然是我来了,不是我还能是谁半夜来捡你回家。结果看到花满楼的脸时,他一串抱怨的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转头问酒保:“他喝了几杯了?”

酒保思索了一下,“不多,也就十来杯吧。”

陆小凤想去死。

据他十来年的经验,花满楼酒量一向不错,酒品也好得惊人。但是这人想装醉的时候,一般也没有人能拦住他。

而且花满楼想装醉的时候,一定会喝很多酒。

隔着酒瓶子底厚的眼镜都能看到这人眼睛里面含着水汽雾蒙蒙,眼尾被酒意逼得泛红宛若桃花,一改平时那副正经八百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甚至称得上撩人。要是把人丢在这里不管,一会儿就得上来几个姑娘生吞活剥了他。

“说吧说吧,”陆小凤只有耐下心来哄他,“你这又是怎么了。”

花满楼一把拽住陆小凤,“陆小凤……”他软绵绵地叫他。

陆小凤被这一声醉意盎然的软糯声音叫的有点飘飘然,他甚至怀疑花满楼这次或许是真的醉了。

“我在呢。”

“想……”花满楼的声音微弱得已经近乎呢喃,陆小凤听了半天也没听清。

“想什么?”

“想……”

陆小凤这回听清了。他敢和司空摘星打赌,花满楼这次绝对是真的醉了,而且不轻。

TBC
本来想当硬盘文 可有人怂恿我放上来 就发了
雷 非常雷
更不更新看回复吧……

评论(38)
热度(118)

2017-07-21

118

标签

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