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共赴黄泉】

【共赴黄泉】
【我觉得这还是原耽】

【简介:李小草先生说:我flop了你还爱我吗。】

【提示:平行世界里的娱乐圈,博君一笑。

            御弟哥哥赶紧给老娘乐一个。】

02.

是睡不着。
李小草同学躺在床上和天花板干瞪眼,理智和冲动在脑子里互殴得翻天覆地,只剩新剧本在桌上摊得散乱。他不该对这个剧本任何地方感兴趣,文艺片十八禁题材敏感败坏名声伤害人设,没有一条合适他当前的路线。
别说片子拍了能不能上映,就连导演有钱没钱支撑到杀青都待定。
终归一句话,演这个片子百害无一利,只有刚出道的新人走投无路才会去。
可导演偏偏把剧本递到他手里,眼神深沉又探究仿佛坚信李小草同学一定会接,实在是不负眼光毒辣。

“这剧本还真挺有意思。”张二尧先生放下了剧本,转而抬眼看他,“难不成你想演?”
李小草捧着水杯不抬头,“我想。”
张二尧先生搬了把椅子做到他对面,公事公办的样子做得正好,“这题材……你要不要再考虑。”
他说的非常委婉,又不至于李小草听不懂。
李小草同学自然知道张二尧先生是为他好。张先生和任与谁都忽远忽近,唯独对他总多叮嘱,不自知这样是明晃晃的特殊待遇,简直堪比师尊眼中的万人与屠苏并无不同。
“我……”李小草同学生生截住自己的话头,他望进张二尧先生眼睛里,慢吞吞道,“我想演,更想知道你上次的采访,还算不算话。”
张二尧先生瞠目结舌。他以为那次不过逢场作戏,原来这小狐狸是蓄意已久根本就是故意。
可他确实是答应了。
李小草同学盯着张二尧先生看了十秒,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别这么看我,我没想给你下套。”
张二尧先生一个字都不信,甚至冷哼一声表示抱怨。
李小草咧开喵嘴笑得有点讨好的味道:“尧哥你千年的狐狸,我怎么敢班门弄斧?”
小王八蛋。
一个不留神这小王八蛋的手指就顺着杯子爬到他手心里,还性质恶劣地挠了两把,一副恃宠而骄的混蛋模样,“尧哥,我们一起演吧。”
演他个毛线啊。
张二尧不理他。
李小草同学变本加厉往前探了探身子,把自己英俊的帅脸在张二尧先生面前无限制放大,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美男计永远好使是不变的真理。
“凑这么近干什么?”张二尧先生板着脸不为所动,一巴掌把那张俊脸推开。
那张俊脸的主人不说话。
他眼睛闪亮地眨巴眨巴,竟然掉出两滴眼泪。
“我要转型。”李小草同学说的一字一顿,“你要帮我。”
张二尧先生糊到李小草脸上的手被抓住又握紧。李小草同学的手心灼热,眼神滚烫,他抓着张二尧像是逼迫又如同求救一样。
最终是张先生败下阵来。他又捡起那叠剧本,认认真真地读了一遍。
到底是个好剧本。
张二尧先生心不在焉地用剧本扇了扇不存在的暑意问道:“你是想当大诗人,还是想做云郎?”
李小草同学被他问得一愣,“谁?”
没文化。张二尧先生痛心疾首拿剧本敲他脑袋,“这剧本你到底看了没?”
李小草同学老老实实点头,“讲得不是师生恋么。”
张二尧先生一口老血想喷他一脸。
“……了尔一生花烛事,宛转妇随夫唱。只我罗衾寒似铁,拥桃笙难得纱窗亮。休为我,再惆怅。”张二尧先生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念得倒也颇有意蕴,“懂不懂什么意思。”
李小草同学捧着剧本重新读了一遍,不明就里道,“是学生结婚,老师赠诗一首。”
“这首诗怎么来的,回去自己百度百科去。”张二尧先生拎起李小草的后衣领,连拉带踹准备把这尊大佛送出门去,“剧本琢磨明白再来跟我对戏。”
李小草同学站在门口懵逼三秒,才算完全领会了张二尧先生话里的深意。
最后还是半夜起来打算吃顿宵夜的刘天佑先生把李小草同学拐了回去。

TBC
续一个下一世

评论(27)
热度(39)

2017-08-17

39

标签

峰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