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陆花】

【现代paro】

【提示:雷可雷,非常雷】


04.

或许这是患难见真情的错误方式,陆小凤在混乱中勉强思考。他用力掐着花满楼的腰,把他死死地卡在自己身前。

“陆兄……”花满楼还在叫他的名字,一声比一声缠绵带感。

花满楼的声音不高不低,一直是温婉好听的男中音。此时此地那一嗓子被伺候舒服了的呻吟却比平时放软了十倍,像是梦中呓语又像痴人呢喃。他脸上的潮红陆小凤在卫生间昏黄地灯光下看得不怎么清晰,可甜腻放荡的声音实打实地回荡在隔间里。

“小点声!”陆小凤手忙脚乱,想都没想就欺身把那呻吟都堵回花满楼嘴里。他猛然长身而起被低血糖害得一阵眼前发黑,一个普普通通的亲亲把自己搞得差点背过气去。

这能怪谁,陆小凤被花满楼反守为攻第二次摁在门板上时叹了口气,他一天吃的饭不足两顿就被花如令一条短信发配去寻人,酒吧闯了十家没有也有九家。忙活了一晚上本想把人就这么顺利交差拎回家,谁承想一向老实规矩的花公子这回玩的这么大。

一会儿得回他家,如果把这货带回花家花如令铁定连携花满楼那六个哥哥把自己的第三条腿打骨折。陆小凤一边琢磨一边仰着头回应花满楼乱七八糟的亲吻,慢吞吞地把手探下去。

https://m.weibo.cn/2112356185/4142750704208288

评论(43)
热度(106)

2017-08-20

106

标签

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