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陆花】
【现代paro】
【提示:雷可雷,非常雷。】

05.
“花兄,你果然没醉。”
这是一句废话,陆小凤不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可是他今晚说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花满楼没醉,他当然没醉,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被葡萄汁灌醉。从一开始花满楼就是清醒的,而且清醒得不得了。
陆小凤早就该想到,可他对花满楼永远有求必应,无可奈何。花满楼想要的东西他不会拒绝,就连曾经勉强交过的几任女朋友都说过,他对花满楼的关注高的过度,不知道他们哪一个才是陆小凤的正牌女朋友。
或许他真的更在意花满楼,一直以来,他更在意的都是花满楼。
“我醉与没醉,很重要吗?”
花满楼坐在副驾驶,昏黄的灯光柔和地照在他脸上,他竟然还有一点笑意。
阵地从洗手间转移到车里不过十分钟,被酒保揶揄的目光洗礼在所难免,陆小凤斜瞄一眼他胸牌上写的胡铁花三个字心说老子记住你。
但重点终归是花满楼。这人分明是刚刚撸了一炮却腰板笔直玉树临风甚至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扇子扇着春寒料峭里的风,活脱脱大写的装X在他身上到也是蛮好看,惹得陆小凤一口气放不下来更提不上去,只好默默拉紧裤链跟出去,坐进还开车暖风的车里去。
“陆兄,你是希望我醉了,还是没醉呢?”花满楼系上安全带时,不紧不慢地抛出一句。
陆小凤说不出话来。他脑子里一片浆糊,既希望花满楼忘记刚才半小时内发生的一切,又想这人清醒地看着他,最好用那双高度近视的眼睛捅进他心里。
于是求仁得仁。花满楼的手指跨过控制杆,慢吞吞地抚上他的手背。他的动作灵巧而温柔,可痒麻感又挥之不去地传到大脑,让陆小凤动弹不得。
他到底希望这是酒后乱性还是心意相通?
花满楼的手已经跨过了他的大腿。
“陆兄,我没醉。但是你呢?”花满楼的声音平铺直叙。
陆小凤懂得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道理,可他对花满楼又岂止发乎情止乎礼的君子情义,倒不如说面对那个人时他只想做个天下第一大混蛋,可总是紧要关头又把意图作恶的手收回来,转作正人君子,虚浮着顺着他眉眼描摹下去。
不是“如果是花满楼,那么可以”,而是“如果不是花满楼,就不可以”。
任谁都不可以。
于是陆小凤说:“我喜欢你。”
他握住花满楼手,就像是小时候手拉手去庙会穿梭人山人海里时牵得一样紧,生怕花满楼下一秒就不见踪迹。两个人的手从指缝到掌心都嵌在一起,十指相扣得相当甜蜜。
是了,陆小凤想,花满楼给他的感觉从不只是温馨。是心安理得,理所当然和致命的吸引力。
他侧身吻了上去。
花满楼的嘴唇柔软一如其人,可接吻的时候仍然不乏杀伤力。陆小凤捂着心脏想或许是自己爱他太过,这人一颦一笑皆对自己有暴击。
“作何感想?”陆小凤这次抛了迷茫丢了犹豫吻得深情又温柔,转头摇着尾巴等花满楼夸自己的吻技。
谁料他花七公子依旧气定神闲,伸手去摸陆小凤的脸最后落在胡子上,淡淡道:“还是太扎。”
陆小凤被他整得没脾气,怒道,“你也不看看我留胡子是为哪般,若不是替你办那么多明面上走不了的事情我愿意蓄这两撇胡子凑四条眉毛装霸气?”
花满楼只是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酒窝,笑而不语。
冤家。陆小凤泄了气。他那一张圆脸酒窝甜,破极乐楼大案之前黑白两道没人知道他是哪位,若非花满楼出来力挺他办案,或许闯荡出四条眉毛陆小凤的名声还要难上加难。
花满楼却一本正经道:“若不是心存感激,我又为什么要对你陆小凤以身相许?”
陆小凤差点没直接把车开上人行横道去。他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后面那些疯狂鸣笛的车和骂骂咧咧的司机他都不放在眼里,脑子里只剩以身相许四个字无限放大然后滚动过来在滚动回去。
“以……”他干巴巴地说。
花满楼微笑着重复了一遍:“以身相许。”
完了完了,陆小凤心中凄风苦雨想他花伯父不被他七儿子气掉半条命也说不定会找传说中的中原一点红取自己狗命。明明悲惨的后续风雨欲来,可陆小凤的嘴角就是忍不住要扬上去。
“我的花小少爷,”陆小凤酝酿一阵话语,好言相劝道,“固定炮友可不等同于以身相许。”
花满楼理他都不理,只笑道,“陆兄一向玲珑剔透心思缜密,怎么猜不透花某今日这番胡闹的深意?”
深意?自然是有深意,可陆小凤一时想不到花满楼这是昨日吃了薛冰的醋还是受了上官飞燕的刺激。可情况紧急容不得陆小凤细想,花满楼松开的左手又换了一根小拇指勾上去。
那一尾小拇指轻巧地勾着他挂挡的手不放,挠得陆小凤不作他想,一脚油门踩下奔着自己公寓扬长而去。
至于深意,来日方长,那还不是日着日着就会知道的东西。

END

不要再问我cp向了 人家家会用小锤锤捶你。

评论(22)
热度(107)

2017-08-29

107

标签

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