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真心付错】【全文完结】

【真心付错】

【封妖】

【-代沟、异地恋与认知偏差。】


01-04


-5-

结果当仁不让地扑空。

小助理恨铁不成钢地表示早说让你打个电话问他在不在家,指不定你前脚出门人家后脚就收拾行李落跑到罗马尼亚。李小草皱紧眉毛不理她,手机那头全是忙音,半小时过去张二尧先生居然还不接他电话。说来好笑,分了手反而看出张先生谈恋爱的时候其实是惯着他,哪怕隔着跨越太平洋的时差也会接电话,顶着薄情人设却把男友角色扮演得尽职尽责。

“你先回吧。”李小草低着头摁灭手机屏幕,侧脸在夕阳余晖里摆出一个英俊又忧郁的角度,到底是遮都遮不住的明星贵气。助理呆呆看他,感觉这人演戏时都没这么投入身心情绪爆发,“我在附近转转,晚上自己打车回家。”

话已至此,助理姑娘当然知道所谓在附近转转是他在胡说,可千言万语卡在喉咙也没八卦,只好干巴巴地又来一遍车轱辘话,让他自己好自为之。顺便吐槽明天要是上了头条,整个团队的年终奖就全没啦。

李小草嗤了一声,相当财大气粗地表示,这说的什么话,差多少到时候我给你们包个大的不就得了吗?他挥挥手留了个潇洒背影,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夕阳西下里。

助理得了空头支票也欢天喜地,把车开出二里地才琢磨过这糖衣炮弹里藏着什么东西等着爆炸。别吧,小姑娘眼前发黑简直想一头撞向马路牙,李小草同学要是真搞个周一见,公司能不能兜住还未可知,这下糟糕,别说奖金,工作都要难保。

 

甩开脑袋里缺根弦的助理不难,李小草原地转了三圈,发现自己居然无处可去了。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一个周游世界一个没完没了跑通告,聚少离多的日子就是常态,电话微信倒是不间断,连同剧组的演员都吐槽他有手机依赖症。李小草同学其实对手机没感情,他单机玩得不错,几万分的积分都是消遣,实际上不过都是打掩护,是为了等一通电话一条短信的烟雾弹。这样跳脱出局看就发现不在一起的时候太多了会忘了甜言蜜语是什么,他甚至都不知道此时此刻张二尧先生会在哪儿。

周围已经有人蠢蠢欲动意图走过来,李小草手疾眼快挡住脸,他掏掏口袋却发现墨镜居然落在车上,不由得哀叹这趟追夫之路简直出师未捷。可他又不死心,大明星就是有这样的天生自信,他笃定这事绝对另有隐情,最好的理由就是像自己这样的颜正身材好附赠十八厘米的小狼狗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张先生居然还想分手,这不符合常理。

可生活向来没不按常理出牌。张二尧先生坐在朝阳区某大商场的咖啡厅里肆无忌惮地蹭WIFI。别人分手去酒吧蹦迪买醉,他却早就脱离这种喧闹的低级趣味,半斤八两得窝在卡座打王者荣耀。

娱乐圈的关系比外界猜测的还貌合神离,恩爱夫妻和到处撒狗粮的情侣同床异梦太多,隐婚多年地下情持续到两人退圈的也不是没有,最近还流行起各种各样的因戏生情,剧组里情侣一对儿一对儿简直像是量产批发。唯独李小草同学算是守身如玉,除去定时被泼泼脏水炒炒西皮,最后看来他居然还是最纯情的那一挂。

张先生垂下眼皮不想说话,手指一滑交空了个大。公开恋情这档子事儿对李小草百害无一利,他压根不支持也对名分没兴趣,早就脱离恋爱充斥大脑的年纪就有点向着性冷淡进军,走肾和走心不可同日而语,在剧组四处撩妹撩汉撩小朋友是个人爱好,可全心全意谈个恋爱轰轰烈烈燃烧流量搞大事情,张二尧叹气,想他脆弱的心脏和坚固的防线还担当不起。

所以分手的话题他准备许久,三部戏合作早早落幕再纠缠下去也没有意义,李小草同学尝鲜也好固执也罢两年多吵吵闹闹也早该让所有情愫燃烧殆尽,谁能受得了圈内人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拍戏不在家,一个横店两个剧组隔着三条街的距离却要装不认识。张二尧的爱疯滴答一声宣告电量不足百分之二十,他看表大概也有八点多,是时候该回家。走到半路遇到粉丝,合照卖萌他倒也不介意,女孩子们大多天真可爱带点学生气,红着脸对他表白翻来覆去说我可喜欢你,最后目送她们捧着手机蹦蹦哒哒离开,低落了一天的心情终于得到治愈。

原来他也会为这些事难过,张先生颇为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不是突然心情变好或许他根本注意不到,这两年在他血脉里居然也留下了那么刻骨的痕迹。地下车库空无一人,赶在夏季的尾巴里利用冷气,张二尧终于觉得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能合个影吗?”

有人在背后叫他,还是个男粉。

“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古剑奇谭开始。”

那可不算很久。张先生想,我的老粉都是从喜欢牛大婶开始。

“我还喜欢你演的宁老爷和吴三爷。”

“但我还是最喜欢你本人,虽然你只喜欢旅游不怎么接戏。在片场的时候别人忙着社交你忙着打王者荣耀,还带着整个剧组都跟你一起排位打游戏。尧哥,你打算什么时候接个大男主的剧?”

大男主就算了。张二尧背对着他叹气,有时候大男主不比男二号,戏份少还更讨喜,最重要的是台词简单,不用背得死去活来,还得一个字一个字扣发音。

“算了,不接就不接吧,反正你也不靠拍戏的薪酬养家。那你要是不介意,我这有个剧本挺不错的,要看看吗?”

粉丝兼制片人是怎么着?

“制片人谈不上,剧本自己编的,你可以当我是个编剧。先听听嘛,是个大明星和老前辈的故事,俩人地下情多年结果说分手就分手,前辈渣男一个撩了还不娶,把大明星一片真心当狗肺。大明星觉得这事儿有猫腻,结果一查还真有。”

说书得都没你讲的有趣。

“那是因为现实一般都比书里有趣。你现在才发现我扣下多少张狗仔偷拍的合影是不是有点晚了?”大明星见张先生死活不肯转身,只好自己走到他面前去,“是你担心我前途才提分手,不是什么见鬼的代沟异地恋还有认知偏差。不然我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都折腾两年多了你还容忍我至今,怎么会拿不想耽误我这种理由为原因。”

前辈压根没有抢白的机会,大明星还在单方面絮叨:“我之前以为你真有这么薄情寡义,现在看来你这水平也就骗骗我,可能因为恋爱中的人都傻吧。实在不行你再骗骗我,再骗骗我你喜欢我,行不行?”

“不行。”前辈摇头,他声音那么轻又那么温柔,一出口就把大明星的心脏钉死了,“我不能骗你。”

大明星眼里的星光一点点地湮灭在幽深的瞳仁里,他动了动口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嗫嚅半天终于泄出这么多天以来第一个泣音,“什么鬼,三部戏拍完了就急着跟我解绑了,就不能配合再演续集?”

“没续集了,”前辈笑得有点促狭,“除非你肯签终身合同,给我一张卖身契。”

 

“亏了,”李小草同学坐在副驾驶上没完没了,“你就是想骗我签不平等条约,要是过几年你玩够了,我又一颗真心全都付错给你可怎么是好?”

张二尧先生眨眨眼活像一条糟蹋人家禽舍的老狐狸,“那还能怎么办啊,既然玩够了直接结婚好不好?”

“好好好好好好。”

 

END


评论(15)
热度(58)

2017-10-27

58

标签

峰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