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自己最喜欢的文目前是 归剑入鞘 原因:完结了。我真牛逼。

最喜欢的体位 骑乘吧。

萌点 娘炮/少女/软妹攻 直男/搞事/杀人如麻受
          (特例也有很多)

雷点 还好吧 文笔好/画得好啥都吃 反之亦然

羞耻段子:……什么玩意 咋写。写啥。

半夜十二点只穿一条内裤站在阳台上,颇有明月高楼休独倚的人生感悟。陆小凤一句救命卡在嗓子里,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他无非洗了个澡顺手去阳台挂衣服,结果上帝就爱跟他开玩笑,吧嗒一声落了锁。
从里面。
陆小凤简直要被气笑,他好像除了砸玻璃以外别无选择,反正家是朱停的。

“朱停你个王八蛋,为什么在家里装防弹玻璃。”

秋风一吹陆小凤简直要冻成傻逼,手肘疼的要命明天肯定会肿,事到如今他好像也只能乖乖在阳台上凑合一宿,等明天早上朱停和老板娘回家救他于水深火热。
这样一想,命运对他还算不错。陆小凤一直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类型。

“陆兄?”
居然冻出幻听。
“陆兄,天气这么冷,你在阳台上干什么?”

陆小凤,二十三岁,被暗恋的青梅竹马目击半夜十二点在阳台上裸奔全过程。
现在跳楼投胎重新做人还来得及么?

评论(18)
热度(25)

2017-11-0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