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道路阻且长】

【道路阻且长】

【封妖】

【-道路阻且长,不如高卧且加餐】

 

-1-

回家吃顿便饭的意思是约见男朋友一户口本的家人,李小草真想掐着张二尧脖子问你对吃顿便饭这四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认知偏差。

然而他不敢。借李小草十个胆子,他也没勇气当着张二尧先生一家上下将近十来口的面家暴他。况且两个人武力值根本不成正比,别说真动手,就是随便比划两下,他也只有份被打。

最重要的是李小草同学压根舍不得打。所以他只好拿出毕生演技面不改色地坐下,顶着张家男女老少形形色色的目光坐在张二尧先生身边,深觉即使在自己选秀出道那年也没抗过这样的强压。

是真的想回家。

-2-

张二尧先生奋力憋笑,小男朋友的局促不安如坐针毡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然而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李小草同学转头就跑。

不是说他不想。

一顿家常便饭演变成血光之灾并非张先生本意,他所说的一顿便饭,真的只是一顿饭。问题是不知道哪个多嘴的走漏了风声,活生生把烛光晚宴整成最后的午餐。

最好别让他知道哪个人当了犹大。

“喝汤吗?”张二尧颇为体贴地给李小草盛了一碗汤,实力扮演暖心男友,“你过几天进组,饮食清淡点好。”

嚯。李小草同学接过那碗汤的时候感觉如芒在背,就差蹦出个人拿针朝他猛扎。

压力山大。张先生对开餐厅和餐饮行业显然有误会,要不就是在骗他。李同学琢磨了一下,骗人的几率比较大。

想想真是委屈,自己八百年前就把家底在张先生那里交得一干二净,而这人现在还在诓他。

“好喝。”他弯着眉眼朝张二尧先生笑得像朵花。

-3-

 “你家比三堂会审还夸张。”李小草伸手去牵张二尧的爪子,那人从小练武体格相当健康,哪怕寒冬腊月也血液循环通畅,跟他这种到了冬天就毛线帽羽绒服三条毛裤护体的南方人有本质性的不同。

为此张二尧先生还问过李小草跟自己在一起是不是瞧上了他的移动暖炉体质。该说法被李小草一票否决,他温情蜜意说亲爱的,养你暖手还不如买个热水袋,据我所知热水袋可不会动不动连人带信号无影无踪半个月。

所以李小草同学根本没想到这大号暖手宝真会带自己见家长。张二尧先生总是对他有所保留,或者说他对谁都留了一张底牌。隐瞒,恋情里本该不出现隐瞒,但工作性质已经决定隐瞒这两个字将与他们如影随形。

张二尧先生任由李小草同学牵着逛自己家后花园,“害怕了?”他扬起一条眉毛,眼里揶揄多过关怀,“突然蹿出个不知名的小子说要跟我以结婚为前提谈恋爱,我爸妈没大敌当前把你杀人灭口就算温柔以待了。”

相当有道理。李小草同学背后一凉忍不住干咳两声,下意识把张先生攥得更紧了,“尧哥,我猜伯父伯母不忍心你守寡的。”

“鉴于他们常年嫌弃我眼光不好,”张二尧语调轻快地说,“说不定很乐意给我续弦。”

-4-

这一天的心路历程堪比翻滚过山车,李小草同学身处张二尧先生房间时还在茫然。我是哪儿,这是谁。

他听见浴室里有张先生洗澡的水声和一言难尽的唱歌,但肉体还蒸腾于当着张家十几口被张先生直接拉进房间的不切实际状态。见家长是惊吓那么刚刚就是恐怖袭击,属于张二尧的体温依旧残存在他手腕上疯狂灼烧,简直要扒掉他一层皮。

这是什么走向。李小草同学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心脏快要直接从胸膛里蹦出去。这根本不是见家长的操作,他想,就算张先生明天要打个飞的带他去领证他都不会意外。

“还没回神呢?”张二尧先生围着一条浴巾就溜达出来,好笑地戳戳李小草额头,“你行不行,怎么脸红的像个未成年?”

世风日下,始作俑者还有找他兴师问罪的道理了。李小草同学无可奈何地伸手去揽张先生的腰,“这能怪谁,是你把我当着一家子的面拖进房间里的,我面子不要?”

张二尧先生揉揉李小草头毛,“反正就算我给你准备客房,半夜你也会爬过来敲我窗,这是体贴你三十岁青壮年的需求。”他低头亲了一口李同学的发旋,忍不住轻笑,“好了好了,不要撒娇,快去洗澡。”

谁撒娇谁撒娇。李小草同学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我一三十岁的成年人还表现得像是色令智昏很丢人的好不好。

“那晚上不要?”

“……要。”

色字头上一把刀。


END

评论(10)
热度(55)

2017-11-20

55

标签

峰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