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我看你是欠电】

【我看你是欠电】
【双毒|诚台】
【现代paro】
【–你俩都赶紧进给我养老院。】

-1-
别人还在对着莎士比亚剧本思考生存还是毁灭的时候,王天风就在琢磨怎么才能搞死明楼这个课题。他和明楼明教授,属于半道出家的青梅竹马,认识太久还没杀了对方的原因归结于杀人犯法,全靠道德底线撑着。
有道云话不投机半句多,可工作关系活生生把他俩拴在一根绳上还打了个蝴蝶结,王天风咬牙切齿自己上辈子炸了几个敬老院才摊上这么个搭档,真是前世造孽。
殊不知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
“他就是欠电。”明楼摘下眼镜揉了揉睛明穴,语气里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选谁不好,选他做毕业论文。”
明台白眼翻到天外,张口就要跟他大哥呛起来,结果被身边他阿诚哥轻轻拽住手指,瞬间哑火。
明楼想说自己不戴眼镜的时候并不等于瞎,阿诚你当着我调戏我弟弟,是不是皮松了想大姐下来给你紧紧。
罢了,他把眼镜架回去,挥挥手让这对小情侣麻利从他视野里滚出去,“落到他手里,小心答辩的时候整死你。”
明台真是一万个委屈。

-2-
“他俩讲道理吗?!”明台举起手机作势要摔,吓得阿诚一激灵,赶紧给iPhone X抢救下来,换成他的诺基亚塞回小少爷手里去。
本来没真的要摔。明少爷尴尬了一下,事已至此却变成箭在弦上不得不摔。
明诚看穿这层尴尬,内心唏嘘自己是给这位少爷整得有点精神失常,一举一动都草木皆兵,还有点乐在其中的不可言喻。
“明台,”他温声软语安抚小男友,随手把诺基亚也拿回来,“要不换个导师吧。也省的加在大哥和王天风之间受那个夹板气。”
夹板气这个形容词也有点太奇怪,但又恰到好处的形容了明家兄弟和王天风的关系。明台抿着嘴角不吭声,不乐意仨字就差直接摆脸上了。王天风是他自己选的导师,自己作得死,跪着也要把论文写完,再说他已经半边身子踏上贼船,开题报告都写完了,哪有道理临时跳反。
“我要是现在跑了还不得被王天风笑一年。况且还有个社会调查,都和于曼丽说好一起做了。”明台伸手去戳他男朋友的脸,“你怎么净给我打退堂鼓啊,阿诚哥,小时候还说要知难而上呢。”
那得看上的对象。阿诚握住明台的手,笑得三分柔情七分诡谲,“先说说于曼丽是谁,小少爷。”
“你猜吧,猜对了我就告诉你。”明台笑眯眯,一溜烟跑出了书房。

-3-
王天风打了第六个喷嚏时,忍不住怀疑自己感冒了。郭骑云相当体贴地给他泡了一杯姜茶,“老师,天气转凉,您注意身体。”
“嗯,放这儿吧。”王教授点点头,“你觉得明台的选题怎么样?”
郭骑云一愣:“老龄化时代背景下养老院的发展方向?”
“我看他是在暗示你早点退休。”
明楼明教授推门而入,彬彬有礼微微一笑,西装革履里好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可别哪天在讲台上光荣牺牲。”
王天风端起姜茶泼在他脸上。

-4-
“我大哥和王老师打起来了?”明台迷茫地抬起头看于曼丽,“哪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于曼丽噘嘴:“你大哥那身材,怎么想咱们王老师都占不到便宜,郭骑云就是个小助教又不敢插手,你不去谁去?”
明台酝酿了一下话语:“于曼丽同志,你是让我帮着王天风揍我亲大哥的意思?”
姑娘状作无辜地眨眨眼,“明台你想太多啦,我只是想让你去劝架而已。”
最后还是去了。郭骑云给他发短信说王天风与明楼越吵越凶大有掀了经管系办公室的架势,他和明诚已经顶不住了,你再不来,阿诚就只能给明大小姐发求救短信。

-5-
“你混账!”
“你混账!”
王天风拎着明楼衣领,把浆洗得笔挺的领口揉烂。他最痛恨明楼这套虚伪做派,恨不得撕烂他一本正经的假象。分明和自己一样骨子里流淌着最原始的刻薄恶毒狡诈,非要把自己层层叠叠伪装,人模狗样的面皮去取悦世人,比得上几分当年在巴黎的风流倜傥?
明楼也拽着王天风的领子,胸口剧烈起伏堪比跑完一千五百米。他想不明白王天风大脑又搭错哪根筋,糟蹋完他又去糟蹋明台,明家上辈子欠了他一座侯爷府是怎么着,这辈子轮着折在他手里。王天风这人奇怪,在学术上成绩斐然,在情商上令人叹息。
“我混账?我确实混账才会对你这种人......”.
“大哥!王老师!你们不要再为我打架了!”
明楼青筋暴起:“明台你给我滚出去!”

-6-
“阿诚哥,”明家小少爷挂在阿诚身上鬼哭狼嚎,“打断高龄处男鼓起勇气爱的告白,我是不是离死不远了?”
阿诚揉了揉明台的头毛,“这个嘛,猜对我就告诉你。”

END

评论(11)
热度(98)

2017-11-22

98

标签

双毒诚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