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真相是假】

【真相是假】

【-我活的好过几百万人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别看文,去听歌。】

 【简介:大渣男和小怂包】


01.

无论有多想证明自己独一无二,时间也会用力啪啪啪打脸,以实事求是的精神证明你不是他用心特供的那一份。李同学只有苦笑这是天道好轮回,想他当年也是营业西皮讨巧卖乖的一把好手,人前一本正经发誓自己是直男,Absolutely,人后和同剧组演员白扯不清缠缠绵绵,引得一众姑娘欢呼尖叫,边哭边说这他妈的是爱啊。

你们说是什么就什么呗,热度和收视率比天大。李同学礼貌微笑把心机全藏在翘起的猫嘴后面,他愿意配合抓得住重点戳得到小众群体G点,为了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并且保住后半生的头发,说什么做什么浑然天成不用教的。如果说这就是自然而然的感情流露,倒也不算全都骗人的吧。

 

张先生就是那时候认识李同学的。张先生是个相当具有职业操守的男演员,他尊重并且配合各种形式的一切宣传,毕竟在大陆市场混迹已经多年,完美贯彻只要钱到位什么姿势都会的素质。

年轻人嘛,都有自己的事业心。张先生对李同学的行为表示理解,深知李同学走的是优质偶像那一挂,和演员暂时还有本质性的区别,更何况天王巨星还得定时炒炒话题上俩仨花边新闻,更何况这孩子背水一战不成功就要成仁了。

跟我拍合照,好啊。张先生点点头,又忍不住好奇问他,那你师兄师弟怎么办啊?

李同学对着镜头比了个耶,然后转头说,没关系,正好告诉大家,这个剧组的所有西皮都被我承包了。

 

脸疼。李同学对着摆在角落的小黄人思考人生。他当年不知天高地厚说了玩笑话,现在全都现世报回身上。爱而求不得撕心裂肺是假的,他不是恋爱脑不至于痛得无力工作,可世界那么大,竟然连一个分享心事的人都找不到,某种意义上也很令人沮丧了。

不是他人品不行而是感情的事情太隐私,跟谁讲都不放心,最后手指在微信列表拼命滑啊滑,还是滑到那个万年不变的小黄人头像上,噼里啪啦打了一长串字给他。

大意是最近怎么样进组开心吗来来回回又跑到银川,有什么想说的吗。

上一次聊天记录日期还是上个月十八号的,李同学惊异于自己的忍耐能力,分明这人咫尺之遥,却被自己一次次活生生推到天边去,白瞎三部戏的感情优势。联系断断续续持续三年多,现在他连生日祝贺都不给自己发。并非乖巧也不是懂事,自己在张先生心里勉强占了个帅字,竟然除了脸一无是处了。再后来这张脸在俊男美女云集的娱乐圈,居然也不算让他记忆深刻了。

合作过的男演员流水的换,一个个颜值还都不差。李同学自诩对脸有自信也架不住这样的攻势,更何况张先生的营业配合根本不分感情基础,凡是合作过的都能和他投缘,就算没缘分的,两顿烤肉下去也什么都有了,

直男。李同学咬碎后槽牙,他恨绝张先生的四处撩拨,又深知自己和他不过普通同事,哪儿来的道理跳出来管他。更何况,张先生是笔杆条直的直男本直,西皮感强无非粉丝脑补加上这人万恶的见多识广,和谁都能勉勉强强扯上三句,别说三句话,就是一个眼神,在某些姑娘眼里也是什么都有了。

让了精神伴侣的位子给个神仙他不在意,结果一让再让,徒弟的位置居然也给让没了,顺带连帅小伙这个称呼也不是他独有的了,生日祝福也只在微信发给他。李同学心惊肉跳地拍戏,转了两个月又听人说某知名ip要开拍,张先生演唐太宗,和他合作的又是不知道哪儿来的90后新人。

隔着十三小时时差的李同学终于憋不住给张先生打了电话。

 

早上八点对于已经进组的演员来说并不早,张先生啃着面包的时候手忙脚乱去接电话,他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会一清早就接到隔着太平洋的电话。怎么啦,他一点也不寒暄,问得开门见山,体贴又柔软,怎么想到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对面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手机欠费,李同学噎了好大一下,直到张先生以为他挂了才回答,抱歉啊,刚刚组里有人找我说话。然后又说,听说你又进组了,徒儿特意来慰问两句,师尊工作辛苦啦。

张先生被李同学一番说辞逗笑,放下面包坏心逗他。哪能怎么办啊,他说,师尊也要养家糊口啊。其实糊口就算了,他家里根本没人要张先生来养,这人不过随口互沁惯了,张嘴就来骗人的话。

李同学心都凉了半截呱哒一下就把脸沉下去了,他捏着手机的关节咔咔作响大有捏爆一台OPPO R11S的气场。可嘴上又要装若无其事问张先生,糊口就算了,你哪儿来的家要养啊。他笃定主意如果张先生说什么又谈了个女朋友这种话,他就要一头扎进哈德逊河里一了百了得了。

结果那人只是哈哈大笑,然后隔着电话用蹩脚的普通话说,这都听不出来吗,逗你玩儿哒。

李同学长舒一口气,又皱起眉头,在电话里假正经催他别再单身了赶紧找下家。他暗自想张先生若是早些恋爱,他们相遇的时候就已经结婚生子当了爹,自己当年也就能果决地不再做任何过多的肖想了。

这是真正极致的利己想法,可也没几个人能在爱情里做到绝对的无私伟大。李同学对张先生的感情显然一时半会升华不到恒久忍耐不嫉妒不自夸的程度,他有想法有欲求,哪怕这些东西都不能放在台面上表达。可是这些东西也不会因为不能冠冕地讲出口就全部被抹杀。

这次又是配角啦。张先生边吃早餐边琐碎地叨念给他,戏份不多,不过战线好像还挺长的,你有时间也可以读读那本书打发时间呀。

李同学就微笑着听他说话。张先生说话总是有点抓不住重点,左一件右一件小事没完没了讲给他,说上香那天女主角欢天喜地告诉他自己是看着他的戏长大,又说在化妆间和认识十多年的姐姐对脸懵逼于微博居然没有互相关注过,什么伙食不错剧组气氛也挺好的,最后说我看你在美国开机的剧照了,挺好看的,怎么没上去舞狮子呀。

哎呀。张先生突然顿了一下,你打过来是有事儿吧,我是不是耽误你啦?

没有。李同学说的也不完全是谎话,我就是在那边人生地不熟,心乱,想找个人说说话。现在好多了,你要是快化妆了就挂了吧。

张先生似乎是笑了一下,李同学听得不真切,然后就听那人愉快地说,儿砸别怂,爹罩着你呢。占便宜没够心理真是不可取,他暗自吐槽,回国之后定要让这个人知道知道谁才爸爸。

儿子知道啦。李同学答他,然后不放心地又追了一句,保持联系啊。

张先生随口应了,摁了电话。

李同学挂了语音把手机放在心口熨帖了五秒钟,仿佛这样话筒那边的力量可以直接传达给他。颇有点自欺欺人意味,可他又怎么都舍弃不了这点骗自己的办法。

好像这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真的了,不是造假。

 

TBC


不是黑 不是黑 真的不是黑

太久没写虐了(苍蝇搓手.gif

评论(12)
热度(62)

2017-11-24

62

标签

峰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