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悲惨世界】【全文完结】

【悲惨世界】


【秦奋/岳明辉】


【01-11】


【诚信拉郎 不妥则删】

01.

秦奋是出来透透气的。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个机会,他绝对头也不回扎根F班,拎着后辈再把主题曲跳一万遍。


02.

岳明辉连打火机都没来得及掏就被秦奋当场抓包。

他躲了摄像机和人来人往偷得浮生半日闲,把自己塞进厕所最后一隔间点了一根烟,谁料人世无常居然有人赶巧这时候往卫生间跑。


“哇。”


手提裤腰带的人和指缝夹着烟的人相遇了。


03.

“来一根吗?”

岳明辉清清嗓子率先打破这份尴尬。他皱着眉毛挤出一个勉强友善的微笑,企图缓和气氛。

抽烟不锁门自认倒霉,被突袭的下意识反应是把人拉进一个隔间统一战线也是没谁。

就是苦了对面这位……觉醒东方的秦奋,好像比他还大一岁。


“这算行贿吗?”

秦奋也算配合气氛,假戏真做地笑了一下,不着痕迹把烟盒推了回去。

“很久不抽了。劝你也别抽,太毁嗓子。”

岳明辉从善如流点点头把烟盒揣回兜里,顺带手把自己掏出来的那根也塞了回去。

“那成,”他舔了下嘴唇,露了半颗虎牙,“就不打扰你……回见。”

秦奋礼貌性目送岳明辉离开,蹲在马桶盖上琢磨了一刻钟这人到底是哪一位。


后来回去跟舍友提了一嘴才模模糊糊想起来,坤音娱乐队长,岳明辉。名字起得太嗲和实物严重不符,能对号入座才是见鬼。

“突然提他干什么,感兴趣?”

“没有,就擦肩而过,打了个照面。”

你知道他还有颗虎牙吗?

这句话秦奋到底是没有问出来。


04.

后来就一直没碰面。


住一个楼里本来低头不见抬头见,可秦奋和岳明辉好像没什么缘,分明就住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却好像隔得是光年。

这是理工科直男的精辟总结。

岳明辉其实有点在意上次的偶遇,进了节目组就得规范行为举止他心里很有数。

可架不住那天晚上压力到了个临界点,全身上下像是蚂蚁爬,烟瘾爆发在突然之间。不行,真的不行,再憋下去这是要出人命。岳明辉绷紧表情尽量不为所动。

“哥哥出去上趟厕所,你接着练。”

岳明辉抬手揉了揉灵超头毛,另一边满天过海从羽绒服里掏了包烟出来偷偷摸摸塞进裤兜里。


其实岳明辉知道秦奋不是那种爱打小报告的,算算这人比自己还大一岁,社会经验也是丰富得不得了。

可他又后悔自己那天落荒而逃。


05.

一个剧本糟糕,一个人设不好。

一个挑着担,一个牵着马。

秦奋蹲在墙角斜眼隔壁rap组接受导师指导,突然之间心有戚焉。要不怎么说人的幸福大同小异而悲惨各有各的糟心,谁也不知道丧尽天良的队友和明天哪一个先到来,设定好的剧情即使做足心理准备依旧苦不堪言。

结果话到嘴边却千回百转打了个弯:

“董岩磊,你跟岳明辉很熟吗?”


误会,都是误会。秦奋琢磨自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跟队友八卦,要是给韩沐伯听见就要架口铁锅在宿舍把他炖了改善伙食,可能还出师有名,譬如给左叶这个单方面失恋男青年补身体。

然后靖佩瑶转手就把他给卖了。


“好意思吗?”秦奋扒着宿舍门口作歇斯底里状,三分真心七分装模作样,“哥哥带你Turn down for what,你却无情出卖我?”

“你好意思吗。”韩沐伯皮笑肉不笑眯起眼,“我们这是选秀竞争类比赛,可没时间给你谈恋爱。”


06.

“哇。”


被丢出宿舍的人和出去练歌的人相遇了。


07.

岳明辉觉得自己应该回去重上一节表情管理,一个人如何在三秒内调整表情压抑惊讶惊喜还有惊吓好像经纪人教过他们又好像没有,大脑空白时还能想这么多也是为难他。严格意义上这不是重逢,他俩天天共处一室却基本没交集,岳明辉沉浸在上次卫生间偶遇觉得尴尬,想开口跟秦奋说点什么,最后又被自己吞了回去。


“我觉得你俩有病。”董岩磊说。

岳明辉一巴掌糊在他后脑壳。


“练歌啊?”

“要不要聊一下?”


于是他俩并肩坐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间,岳明辉抱了两瓶维他命,递了一瓶黄的给他。

“难喝,这个还算难喝的里面比较好喝的,你将就一下。”他咧嘴笑了一下好像是想再次缓解尴尬。

秦奋不明白为什么他俩每次单独在一起都会显得没话找话,分明自己挺外向而岳明辉更是交际花,董岩磊说的,说想当年他岳哥在英国也是周璇各大夜店酒吧,属于相当不羁放荡那一挂。

“我不是那种人。”秦奋突然开口吓了岳明辉一跳,不明就里看他。

秦奋也惊觉自己有点唐突,也罢,再唐突也没有撞破抽烟现场致命,自暴自弃也就这样了吧,“我是想说,那天的事儿我不会打小报告,都是成年人,别想太多啊。”

天又被他聊死了。

事已至此还不如去听董岩磊和靖佩瑶的二重唱RAP,秦奋都快被自己逗乐,这么多年的社会人经验在岳明辉面前仿佛一张白纸,那些技巧那些手腕那些哄人开心的话,说出来他都嫌虚假。

“这事儿其实挺正常的,原来我在韩国那边有时候也不那么好过。回了这边就打算收心了,我膝盖这事儿也不知道你清楚不清楚,其实跳舞对我不好,但是老韩来找我,他那天简直把半辈子的话都说完了。”


岳明辉却挺严肃的,好像秦奋正在布道而他是虔诚的信徒,侧耳倾听无比用心,这楼道这空间这世界就剩他俩,恍若无人之境其他人都在十米开外。

“哥们儿编不下去了。”秦奋觉得自己脸颊有点热,终于忍不住举手投降,又偷看两眼岳明辉不经意露出的虎牙,觉得心脏上有块地方被狠狠划过,“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我就是......”


“就是没人能说了。”岳明辉挺自然地拍拍秦奋肩膀,眼睛笑得弯弯的,“都一样,我懂的。身边那几个全是弟弟,这些话我可不能跟他们说,就连抽烟也得背着。那还没完呢,回去还得被问哥哥哥哥你身上烟味儿哪儿来的。”

“那后来你还再抽吗?”


过界了。


08.

秦奋一直以为自己挺有分寸的,该说的不该说的,人和人微妙的关系他总能敏感意识到。有的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就太没礼貌,有的话对没那么亲密的人说出来就逾矩了。


岳明辉却云淡风轻的,“没再抽了。”


他又补了一句,“我们家小弟那里藏了不少糖。我想抽烟就吃一颗,这几天吃了他不少,这孩子还算懂事儿,愣是忍住了没打我。”

摸摸口袋还真翻出一颗。

“酒心的,要么?”


09.

甜味是在唇齿间化开的。


10.

“还是太甜了。”秦奋咂咂嘴,有点吃不惯劣质糖果。

“有吗?”岳明辉摸摸嘴角,“是不是你太久没吃糖了?”


11.

苦难在这儿遇到了理想,白昼在这儿拥抱了黑夜并向他说,“我和你一同死去,而你将和我一起复活。”

我们将进入一个充满曙光的坟墓。①


【①:摘自《悲惨世界》】


【感谢观看 谁举报我谁王八蛋。】

评论(19)
热度(113)

2018-02-24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