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我的少男时代】

【我的少男时代】


【诚信拉郎】


【01-07】

01.

长大之后才知道,在录制节目里第一个cue的人。

不是因为你讨厌他,是因为你的眼里只有他。


02.

原来我喜欢老岳。


出厂第一天,娄滋博躺在床上边刷微博边等着睡意袭来,突然福至心灵想明白了一个世纪难题。


03.

现实的残酷性在人生中总是以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方式展现,美人垂暮爱恨糊涂壮志难平,和这些事儿比起来娄滋博觉得自己活了十七年突然性取向突然一百八十度大拐弯也不算事儿。

可怎么偏偏就是岳明辉呢。


握着的手机屏幕明明灭灭最后从百分之一到零宣布彻底没电,屋子里唯一的光亮告罄。娄滋博短暂的失明了三十秒,他默默等眼睛适应黑夜——就像他要适应在以后未来的日子里,他的队长再也不会是岳明辉。


摸索着下床时不小心踩空了一下,差点就踹到睡下铺的李让。他让哥睡得很熟却皱着眉,对未来好像也有点说不出的迷茫。

娄滋博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桌上的充电宝,超能唱片共用。


“出去?”

武连杰半梦半醒抬头看他。

娄滋博愣了一下。


“嗯,”他说,“出去打个电话。”


04.

其实就算打了他也说不出话。

赏味限期过于文艺装X的话,保质日期还是简单易懂的。娄滋博蹲在盥洗室一亩三分地等着手机开机,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攥紧,直直的往下坠。

第一次eiei的时候都没那么紧张吧。


但第一次见岳明辉的时候有。

娄滋博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也没做过什么出格事儿,循规蹈矩到甚至连个耳钉都没打,要说最叛经离道的无非抛弃了家里的萝卜地选择出来跳舞唱歌。

结果偶像之路上遇见岳明辉时就差点把他劝退了。

这人一边耳朵就五个耳钉,花臂明晃晃一直蔓延到肱二头肌,不笑的时候堪比什么京城一霸或者富家阔少爷,来来回回看也不像受众群体广泛的甜蜜奶油爱豆。

堪比美式不加奶糖,光闻就足够让人想光速离场。

娄滋博意识到自己和岳明辉一队的时候只觉得:


对不起,打扰了。


“小娄,是吧,”岳明辉端着假笑去拍他肩膀,“你们团那个一剪梅,改得还挺有意思的,rap特别不错。”


“……不好意思,我是dance位置的。”

少年人到底是对年长者天生有防御机制,尤其敏感岳明辉这样的形式主义虚伪。娄滋博也不明白自己这是叫什么劲,来之前说好兄友弟恭,来了之后刚进第一小组就跟人家哥哥风雨欲来的要打架。

可岳明辉压根没反应,他无知无觉扯出一个笑容,真情实感又虚情假意,一看就是根本没听进去娄滋博那段话的针锋相对。

“哦哦,是嘛。”

然后补了一句,“那以后扒舞全靠你啦。”


05.

电话响到第三声的时候,娄滋博有心抠电池。

要说什么?他想,岳明辉此时此刻会在哪儿?坤音宿舍还是自己家?


“喂,谁啊……”

岳明辉真正接起电话的一刹那,娄滋博才发现自己刚才烦恼的事情全都多余。


他硬了。


06.

荷尔蒙全贡献给训练,突然闲下来黄废边角料就开始往脑子里砸。

做采访时才说岳明辉不爱穿拖鞋,其实话只说了一半他还有隐藏,岳明辉岂止不爱穿拖鞋。

他根本就不穿衣服。


第一次来找岳明辉的时候,娄滋博眼睁睁看着他从被窝里爬出来,除了一条四角内裤,什么都没穿。

“卧槽,”娄滋博捂着眼睛转头就跑,“我还没成年呢。”

跑出去三步他才想起来:

卧槽,都是男人,他跑什么跑。


于是娄滋博又跑了回去。

“老岳,你好歹得穿一件,”他说,“今天也就是来的是我,万一周锐端着摄像机进来可怎么办啊是不是。”

岳明辉在被窝里睡得七荤八素,一脑门官司还得听娄滋博絮絮叨叨。他睡眠严重不足就等着休一天假,就算脾气再好也有点起床气和低气压并发。

索性大手一抬就把娄滋博也圈进自己被窝里。

“别闹,再睡五分钟,别闹……”


结果娄滋博还带着料峭春寒就又回了温柔乡,他一身寒气不敢跟岳明辉皮贴皮肉贴肉,可离太远又怕风灌进被子里,一会儿再把这没穿衣服的人给冻感冒。

他听见自己在无人的宿舍里心脏狂跳直接飙升两百下每一秒,岳明辉说是揽着他,进了被窝里反倒更像是抱,娄滋博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瞟,睁开眼睛就是岳明辉无限放大的眼睛鼻子嘴,闭上眼又怕被子里太暖他一不小心也睡着。

这人怎么这么要命。

娄滋博最后只好小心翼翼蹭掉自己外套,然后用带着体温的衣料去和岳明辉抱抱。


07.

“怎么不说话?”

岳明辉举着电话有点迷茫,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电话号码。


“岳哥,你......”娄滋博憋了半天才开口,“你睡着了吗?”


评论(11)
热度(152)

2018-04-09

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