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獍静 —

【临时演员会梦到电影杀青吗】

【临时演员会梦到电影杀青吗】

【Summary:岳明辉需要一个临时男友装点门面,而木子洋想签长期。】

【洋岳】

01.
实际上,岳明辉并不反感同学会、婚礼等容易勾起黑历史和苦情回忆的东西。相反,他混的不错,称得上是年轻有为。如果给年轻有为一个定义的话,小有名气的乙方公司老板,并且至今没有因此谢顶。
发量惊人可能来自家族遗传,但个人成就显然只跟后天努力有关,所以从任何角度出发,同学聚会上的岳明辉都是无可指摘的人生赢家——如果感情生活的空白不计入在内的话。
诚然以感情生活的好坏有无对一个人进行评定是一种不客观的行为,可社会责任义务的高帽子扣上来,分分钟就能压得人透不过气。


“我没工夫去,”卜凡相当不耐烦,拧着眉毛瞪岳明辉,“哥哥你什么毛病,不就一同学聚会吗,搞得跟防空演习似的,还找人假扮你男朋友。没戏,这事儿我不干。”
岳明辉倒也不恼,依旧笑嘻嘻地看着卜凡,“你们学校那么多大模,你好歹认识几个吧,给哥哥介绍介绍?”
“我是搞婚介的啊?你一天到晚少搞点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行不行。而且我跟你说了多少回,我们这届统共没几个基佬还全都给你泡了,”他翘起大拇指,往隔壁宿舍一歪,“要不你找磊子去,董岩磊,我铁哥们儿,他演技比较在线,没去中戏都屈才。”
“也行,”岳明辉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他要是不计前嫌,我估计你的建议还算有建设性。”

卜凡脸都青了,“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不计前嫌吧,老岳。”

岳明辉比他更吃惊,“你不会是不知道吧,凡子。”


“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吗,”卜凡痛心疾首地戳岳明辉脑门。他站着,岳明辉坐他床铺上,差点给直接戳到躺,“我的妈啊老岳,一个没管住你,又谈一个。你说说你,不喜欢人家撩人家干什么?”
岳明辉有点尴尬,不自在地扭了下。这人无意识讨饶撒娇时就这样,“空窗期呗,还能怎么着啊。而且这不还是你同学吗,总比我随便找一个……方便吧。”
“我以为你要说靠谱。”
“那倒没有,”他站起来挥了挥手,拒绝沟通四个字写在脸上,“反正既然你不愿意去,也没人推荐,那我就去隔壁磊子那里碰碰运气。哥哥走啦。”
卜凡在岳明辉推门之前叫住了他,表情有点复杂,“反正不就演戏吗,干嘛不去电影学院选。他们可比我们更能演。”
这个问题到好像让他醍醐灌顶。岳明辉眼神亮晶晶,显然是陷入了什么美好的联想,并且绝对跟滚床单有关系。
他微笑起来,露出一颗虎牙,“有道理,一会儿哥哥就去北影门口转一圈,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多余问他。卜凡嘴角抿得死紧,被气的一阵胸口起伏,说不出话。


木子洋是在岳明辉敲门的时候注意到他。
倒也不怪宿管还没上来抓人,这人目测怎么说也得一米八丢模特堆里也不显矮。更何况盘正条顺,发型也挺有意思,一把头发扎了个凌乱的揪揪,颇有当代大学生气质,邋里邋遢。

然后他对上了岳明辉的眼睛。
谁没有那么一二三四五六次看走眼的时候呢。

那双眼睛漂亮又薄情,像是博物馆里打暖光都照不化的历史碎片,就应该被珍藏在防弹玻璃做的柜子里,一日三次抛光打蜡。眼尾余光扫过来仿佛呼啸的子弹和插进心脏的胸花,对谁都戒备里又混合点无意勾引,混合在一起就是明显有意为之,他眼里放着的是直钩钓鱼。
只不过谁是周文王谁是姜尚就要看造化。

木子洋大概花了半分钟思考,然后只用一秒上钩。这种情况不常见,毕竟木子洋本人条件优秀又傲慢到无礼,多半时间在等别人来主动结交他。
但岳明辉不是别人。
于是木子洋向岳明辉走过去,每个细胞都在叫嚣某些方面的需要。他走的台步,压迫力和性张力都惊人,散发荷尔蒙如果收费,他得给国家上不少税。


“同学,”他一把摁在门上顺便也摁住了岳明辉的手,“这屋里没人。”
假的,董岩磊就在屋里,但是who care。
他拗了个自以为很帅的造型靠在墙上,模特出身摆pose是他的长项。只不过没考虑太刻意这个问题,在岳明辉眼里就有点像孔雀开屏,瞬间把人划分到只适合一夜情这个标签里。

“也没找谁,”岳明辉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就是问问有没有人能帮我个忙。”
木子洋装作自己很有兴趣而不是从他领口偷瞄过去,“什么忙,或许我能帮。”
“当我男朋友,”岳明辉说,“有兴趣没有?”


TBC

评论(41)
热度(291)

2018-05-08

291

标签

洋岳